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联文】你所不知道的樱花传说

*烂尾注意!ooc注意!



@小钱钱一箩筐




王耀是一棵樱花树,一棵栽在皇家后院的樱花树,并且方圆数十公里仅有他一个成精,这样他有些嘚瑟。

毕竟……他是方圆数十公里最矮的。

只是,这种嘚瑟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这里,这偌大的皇宫能说话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而已。

百无聊赖的过了一段不短的日子后,某日已经能够离开本体半公里的王耀回来时发现——他的本体被挖走了!被挖走了!!

抓狂的王耀立马寻着本源的气息找到自己的樱花树树身,但还未高兴太早剧烈的颠簸让他差点把午时偷吃皇宫嫔妃们的甜点全部吐出来。

恶……这群人类不会是发现了他成精了故意整他的吧!

天旋地转的王耀最后的意识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只在书中见过的汪洋大海。

***

等王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被种在了一片宽大的庄园里,并且庄园只有他一棵树。

还未等王耀适应画风突变的建筑物,那些金发碧眼的外邦人便在他地下叽叽喳喳的说着听不懂的鸟语。

尽管听鸟语听的脑仁生疼,但王耀还是被树下两人幸福的表情感染到了暖意。

当王耀树上开满了漂亮的白色樱花时,他的女屋主,这片庄园的女主人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

仗着人类看不见他,王耀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主卧来到摇篮面前。

稀疏的金色毛发安分的散在婴儿圆圆的脑袋上,但有两三根细毛却坚挺的立了起来,任凭王耀如何平压都无法将婴儿自带的呆毛压平。

被骚扰到的婴儿不满的哼哼了几声,睁开眼睛,圆圆的大眼“谴责”的看着恶作剧的王耀。

“你能看到我?都说孩子是天底下最纯净的生物看来是真的呢。”

王耀将手指塞到婴儿半开的软糯手掌里戳戳肉乎乎的掌心。

“你好哦,我的第二任房东先生,祝贺你顺利的来到这个世界。”

***

婴儿的名字最后由他的爸爸取名为阿尔弗雷德,与那个西国赫赫有名的开国元勋名字一模一样,但性格有没有人家一半果断坚决……王耀表示他还小你们不要那么苛刻。

***

阿尔弗雷德一直觉得家里其实还有住着一位行踪飘渺不定的房客。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阿尔弗雷德却并不害怕这位“阿飘”。

大概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宠他了让他着实找不到该怕的地方。

*

今天是阿尔弗雷德的生日,琼斯夫妻为他在城堡举行了盛大的宴会。

而宴会结束以后,阿尔弗雷德偷偷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后院那棵樱花树下。

“hero今天生日哟!”

嗯嗯我知道啊。

“生日是要许愿的,这个树你是知道的吧。”

当然知道啊,你父母真的是每年都在这一天让城堡变得超级吵的。

“hero许了一个愿望。”

哦哦,是什么?无尽的汉堡还是变一条可乐河?

“hero想看看树真正是长什么样子的。”

唔?想看我长什么样?

王耀从树桠翻身俯视的看着树下一脸认真的小胖脸。

“你这么宠我,会答应的吧!”笃定的口气。

啧啧这口气可不小。

王耀一跃而下,戳着他的小脑袋。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一阵风吹过而已,但他知道“他”已经出现了。

“求你嘛,hero不会和别人说的。”

哦哦?是谁听到女仆艾丽娅说喜欢花园的园丁然后就大肆宣扬的!是谁!

欣赏够了阿尔弗雷德哭丧的脸,王耀摆好之势,作出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显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

“生日快乐,爱哭包小先生。”

****

自从让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以后,王耀发现,自己似乎是被一只粘人精给缠上了。

“耀耀!”

“琼斯先生请叫我王先生或者耀先生,我们不熟。”

“咱俩谁跟谁啊,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无视王耀的冷漠,阿尔弗雷德热情的揽住王耀的肩,处在发育阶段的男孩早已比王耀还要高一个头。

“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王耀叹了口气认命的放弃挣扎。

“嘿嘿,今天我们学校来了一个超厉害的人物哦!让我燃起了参军的欲望呢!”

“那就去吧!不要老是压着我,会变矮的诶!”

得了吧你还想长高!

阿尔弗雷德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很怂的没敢再在王耀面前戳他痛处。

“但是那样我一个月可能都见不到你和爸爸妈妈一次。”

“你已经长大了,难道要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地方窝在琼斯庄园里吗?雄鹰若不能翱翔天空,琼斯庄园不是禁锢着你的牢笼,它是你的家。

去吧,去远方看看不一样的景色然后回来和我这个走不远的老树说说,外面我还未曾看过的景色。”

***

阿尔弗雷德离开家乡的两年里,琼斯庄园周围的小镇接连爆发了难以治愈的疾病。

恐惧绝望弥漫了整片天空。

而当人们“发现”所谓疾病就是一群女巫在“施法”时,更大的杀戮悄然而至。

尽管外面一片地狱之像,但琼斯庄园却依旧安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琼斯老爷选择了明哲保身的办法,关闭了庄园。

***

王耀是由樱花树孕育出来的纯净魂魄,属于不能染上一点污秽的山河之灵,只是关于这一点王耀并不知道。

所以也丝毫没有察觉到他树上开出的花已经渐渐地呈现出红色。

王耀没有,但庄园的仆人发现了,他害怕至极的将此事报告给了琼斯老爷。

自以为找到疾病症结的琼斯老爷决定打开庄园的大门,请来镇上的神父驱除祸端。

彼时正在睡觉的王耀被一阵的念念叨叨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围满了扭曲的人脸。

“出现了!这树真的成怪物了!”

“真是可怕!”

“可恶的怪物!把我的家人还给我!”

***

阿尔弗雷德回来的时候,镇上,庄园里出奇的安静。

怀揣着隐隐的不安,阿尔弗雷德敲开了父亲的书房。

死亡的气息扑鼻而来。

“父亲?”阿尔弗雷德疑惑的叫唤着站在窗旁的老琼斯。

“你回来了,阿尔。”

老琼斯转过脸,脸上可怖的黑斑让历经磨砺的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抖了抖。

“父亲?您怎么了,母亲和其他人呢?”

“啊啊,为什么呢?”老琼斯没有回答阿尔弗雷德的问题只是在自言自语,“明明早就烧成灰烬结果噩梦根本没有结束啊!”

阿尔弗雷德联想到镇上诡异的宁静,连忙走到窗边看向后院。

书房唯一的窗是观赏后院那棵樱花树绝佳的地方,满眼的粉白色樱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但这一次进入阿尔弗雷德眼睑的只有满园的荒芜。

“父亲!您把院里那棵樱花树烧掉了吗!”阿尔弗雷德激动的摇晃着老琼斯被病痛折磨的瘦弱的躯体。

“它是给所有人带来厄运的不祥之物烧掉不是应该的吗!”老琼斯激动的叫喊着,配合着他那张皮肉破烂的脸,恍若恶鬼降临。

他杀了你母亲杀了所有的人!我杀了他只是没想到他的魂魄却依旧想要把我拖入地狱!

不!不会的!耀,他怎么会!

阿尔弗雷德跑到后院发疯的大喊着王耀的名字,但属于那个名字的人却早已化为焦土。

【誒呀,路德维希我们要告诉他吗?那个精灵就在他面前耶!】

【……费里,我们停留在见习恶魔这个头衔已经很久了……】

【ve……我只是我只是!】

“谁!谁在那里!”

细碎的声响在阿尔弗雷德耳边不断地回响着,他警惕的看着四周。

【ve!路德维希,他听到了!为什么会听到!】

【……】

见习恶魔先生路德维希长叹一口气认命的显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

“从你诅咒诸神那一刻我就一直跟在你身边了。”

“你是恶魔?”阿尔弗雷德盯着路德维希三寸长的角有一丝狐疑。

“哼,人类收起你不敬的眼神,如果不是你身边的精灵一直保护着你,你连见到我的机会也没有。”

“什么?”

“那个呀,从刚刚就一直在你身边哦。”同样现身的费里西安诺指了指阿尔弗雷德身边,“如果不是他耗着灵魂的力量保护着你,你现在已经和你爸爸一样染病了。”

阿尔弗雷德转头,原本什么也没有的黑色树坑渐渐凝聚起白光,然后王耀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

长长的衣摆长长的衣袖轻微飞扬的发丝,除了无神的瞳孔外,王耀现在的样子一如阿尔弗雷德初见。

“耀!”阿尔弗雷德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想要抱住王耀。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碰不到王耀。

“你是碰不到他的啦,毕竟已经死了这么久了,现在只是虚弱的灵魂状态而已。”

“为什么……”

“你们这些人类有时候比我们恶魔真的是可怕不止一倍的,这一次我们可是看了一场好戏呢。”费里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杀人怎么可能解决问题嘛。”

“费里,那个人死了我们带他走吧。”路德维希感觉到老琼斯死去,拉着费里西安诺走去收人然后收工。

“哦!等了好几天呢!终于死了呀!”

“父亲……父亲已经死了吗……”

“是的呢,不过如果不是那只精灵一直为那个男人治疗你可能连人都见不到吧。”

费里西歪着头,对阿尔弗雷德笑了笑:“那只精灵他真的很珍惜你呢。”

【你,想不想让他重新活过来呢,阿尔】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87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