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行

主产be但只吃he的怪人,更新看精神状态所以fo注意

【赤象国】萦绕的呢喃01

*cp是朝燕米耀

*略神棍剧情,避雷注意

——就算最后命运依旧将我导向那样的结局,我相信那也一定是凭借着我的意志去选择的——

神明创造了象棋大陆以后力竭而亡,灵魂破碎成四份散落在象棋国不同的地方。

悠久的岁月以后,在这片大陆被几乎均等的分成四个国家以后,碎片作为一个远凌驾于人的存在降临在世间……

平淡的丝毫没有情感的语调朗读着每一个象棋国孩子童年必读的神话故事,语气中的死气沉沉甚至让听故事的人觉得这根本就是为哀悼某件事而写下的。

“我不想听这个故事,我要听课堂上老师不会说的故事。”

明明已经过了睡觉时间却一直精神奕奕的某只任性小家伙嘟着小嘴撒娇似的蹭着半躺在他床边的红发女子。

“波诺弗瓦要我来是教导你的,不是来纵容你的。”

无所不能的一国护国神兽在强大的萌之攻势下不为所动,合上泛黄的故事书准备走为上策。

“你诞生的渊源我都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啦,拜托拜托,无所不能的不死鸟燕大人!求求你说点别的故事吧!”

“……好吧……”

象棋大陆上最富饶的莫过于位于南面的赤象国,由于国富民强,闲的无事的皇族们便开始在各个领域上瞎捣鼓起来。

“为什么这件衣服上要加这么多的蕾丝花边啊!明明是男人的衣服诶!”

“居然是过膝长靴!设计的考虑过赤象热死人的气候了吗!”

“我/靠/还要再套一件吗,hero我已经开始出汗了啊!”

“到底是哪个傻逼设计出来的礼服!hero要诛她九族!”

不好意思那个傻逼就是您的曾祖母。

“好了别嚷嚷了,当初如果你选择在贵族之间选一个当妻子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一旁当自家国王笑话看了半天的骑士长悠然自得的喝着红茶顺便感叹一下今天天气真好。

“哦,该死的粗眉,hero以国王的名义命令你快点和我一起受罪!”

“誒呀,这一次的蛋糕烤的刚刚好呢,不愧是骑士长大人呀。”

“哼,我就勉强接受作为城堡的你的称赞了。”

“不许无视本hero!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互吹!”

眼看就要发展为三人第五次国王更衣室之战,一旁的主教弗朗西斯头痛的阻止三人再一次的乱斗。

“国王陛下您再磨磨蹭蹭再出门的话等正午的烈阳出来会将你整个凌迟处死。那边那位高贵冷艳的骑士长大人请你立刻去整理军队然后换一身合理数的衣服准备和国王去求亲。最后这一次城堡大人就麻烦你和我一起看家了。”

他是主教!他才该是那个高贵冷艳坐着谈笑风生闲时和修女们谈天说地的完美主教!而不是这一群长不大的屁孩的奶妈!

“诶呀,今天发现弗朗西斯好有当妈的潜质啊!”某ky笑的一脸灿烂。

“滚!”

***

就这样折腾了半天,闪着“我很有钱”光芒的赤象·壕·国娶亲队伍顶着骄阳浩浩荡荡的移步到更热的赤象国边境炎之森。

“眉毛,眉毛!我要死了啊,要死了!快进来救驾!”

瘫在车内的阿尔弗雷德利用血脉里对于其他低于他地位的掌权者的威压强迫亚瑟进入散热功能为零的车厢里。

“居然为这种小事就消耗血脉之力,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疯了!”

看着自己之前还光滑如镜的铠甲由于某只不要脸抱过来烙在上面的油印,亚瑟嘴角一阵的抽搐。

“呜哇,你铠甲为什么这么凉爽!不科学啊!”

抱上了就不愿意松手的阿尔弗雷德惊叹于骑士长的冰镇铠甲自觉的将脚也捆住想要逃跑的亚瑟。

“你以为我会向你这么蠢什么魔法都不施加就在大热天穿上这铁桶吗!”

“掌管火焰的炎之主沙拉曼德啊,我以赤象国国君阿尔弗雷德·F·琼斯之真名命令你降下零星的火苗点燃骑士长的铠甲吧!”

“喂!这样会烧掉车子的!”

“那边的队伍走到这里就该停下来了。”

警告的话打断了赤象国两位掌权者相互之间的扯皮,亚瑟掀开车帘,站在树枝上拿着枪的双髻少女正用她漂亮的蜂蜜色眼睛冷漠的看着他们。

“耀?”

“你认识她?”

亚瑟差异的看着有点傻掉的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则是有些惊慌的摆了摆手,“不,怎么可能认识,我认识的女孩子有几个你还不知道吗。”

“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赤象国的使者前来拜访炎之森的凤之一族。”

“我不相信!”

亚瑟利用魔法传音给不远处的拿枪少女,只是他他话音未落,少女便凌厉的打断了他。

“森林以外的家伙我全都不相信!要么现在离开要么死在这里!”

tbc

*感谢 @Ryan_小满 起的标题不然估计这篇我又烂在脑子里了哈哈

*对话大于描写(´ . .̫ . `)人果然不能太懒哈……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也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