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火焰

*只用了剧情大概的走向,其余随少女我乱bb的
*ooc
*结局捏造,无需在意
*文笔小学生程度慎点
↓↓↓↓↓
↓↓↓↓↓
——————
有时候我不经会想,如果当初没有将月见推下悬崖,现在是不是就不用承受以赛的折磨了?
如果是那样,或许我会成为芸芸众生的一员,过着平淡的生活,长大成人后嫁给同样普通的人。
又或许还是会成为血猎,将作恶的吸血鬼捕猎,保护普通人的安危。
就算没有冒险,就算最后死掉,但她却是能够作为人在世界留下自己的痕迹。只可惜她心中生出了名为嫉妒的火焰,焚毁了她的理智,伤害了爱她的人也伤害了自己。
“额……”
仅仅是瞬间的失神,刚凝聚在手心的微弱魔力便瞬间散去。
魔法失效产生的反噬划伤了我的肌肤,血族强大的愈合力治好了伤口,但疼痛却依旧留在心中。
“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一旁监督我的以赛用轻蔑的话语打击着我,不过这种方法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无所谓了。
反正如果以赛想打我,魔法阵能不能学会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过是这个人发泄情绪的工具。
“南宫夕颜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再一次的失败耗尽了以赛所有的耐心,他两指并拢幻化出血鞭狠狠的抽打我。
带来的依旧是火辣辣的疼痛,那个变态今天似乎特别来劲,一鞭比一鞭狠,大概是想逼我说出求饶的话。
不过以赛,今天你可能要败兴而归了,毕竟身体再痛,也痛不过心痛。
就在今天,我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以及那些见过的或者未曾谋面的伙伴。
前几天我承受不住以赛的惩罚说漏嘴的话成为最锋利的武器,刺向父亲与组织的各位。
我被以赛强迫的带去屠杀现场,他要我自己亲眼看着父亲的死,战友的死。
“南宫夕颜,我要你带着这份绝望永远的活在我身边。”以赛俯身在我耳边轻喃低语,温柔的语气如同我们是热恋中的情侣,但说出的话却又是那么的冷酷。
以赛,很高兴你的目的达到了。
巨大的负罪感如同烈火一般燃尽我所有的感觉,外界的感官刺激已难以进入我的心。
昨晚的圣器争夺战我看到月见。
她似乎生活的不错,干净的衣裳,健康的肤色以及拥有了了不起的能力。
我很替高兴月见,毕竟曾经我是那么的狠毒的想要毁掉她,所以现在我迫切的期望她能好好活着。
“昨晚为什么没有出手?舍不得了?”
以赛又来兴师问罪了,他紧紧的捏住我的脸,强迫我看着他。
“你现在是想反抗我么,嗯!”
“没有,怎么会呢……”我淡淡的说到,默默地忍受着潜伏在我体内的蝙蝠的撕咬。
那是以赛放在我身体里的一只特别的蝙蝠,只要对以赛稍有不忠,或者我想以死来逃避一切它就会先一步以赛狠狠的惩罚我。
“下一次再这样你就给我等着吧。”
用力的把我推到在地,以赛忿忿地走了。
下一次?我冷笑着,无所谓的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下一次我死都不会再伤害我的家人!
“夕颜,夕颜”
那是月见的声音。我果然是太累了么,都出现幻听了。
我不禁自嘲道。
“夕颜!”
见我不理,那声音似乎急了,加大了音量。
“月见?你怎么会在这?”
难道是被抓进来的?
看我着急的样子,月见温柔的笑了笑,安抚我:“不是的,我是来带你和朝颜回家的。”
家?我的家已经被我亲手毁去,哪里才是我的家呢……
“我,我没有回家的理由。”
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带着一辈子的后悔永远的活在地狱里,我,没有得到救赎的理由。
所以,月见你快带着朝颜逃出去吧,不用管我的。
“想要回家需要理由么?”
像是我问了什么傻问题,月见歪着头不解的看着我。
“以前我做了那么多残忍的事,没资格回家了。”
我哽咽着说出违心的话,低着头,不敢与月见对视。
“傻夕颜,我们是家人不是吗,一家人就应该相互包容呀!”
月见紧紧的抱着我,温暖的怀抱将我冰冷的皮肤染上点点的温度。
“月见,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管不顾的哭泣着,不停的说着抱歉的话。
而月见只是温柔的抱着我,任凭我的泪打湿她的衣裳。
平复心情后,月见和我说了她的计划。
只要能够和月见朝颜在一起,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做。药品的副作用算什么,体内蝙蝠的撕咬算什么,只要能回家,她什么都不怕!
一切按计划进行,无比的顺利,我虽然有小小的疑惑,不过应该只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和朝颜商量过后,我们决定去禁域和月见汇合。
我惊讶于朝颜为何如此熟知前往禁域的路线,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是朝颜在之前套话套来的。
————这里开始是原创部分——————
我努力过了,结果还是输了。
现在的我是以人质的身份回到了城堡里,一同回到的还有心中的那份绝望。
为了防止我再逃跑,我被以赛戴上了脚铐和手链关押在黑暗的房间里。分不清白天黑夜,记不得自己到底是人是鬼。
作为惩罚,每天不是以赛把我打的半死,就是叫他那三个手下超大量的吸食我的鲜血。
我已经记不清家是什么样的了……
我终于被以赛带出了那阴暗的房间里了,不过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我不想让朝颜月见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太难看了……
我稍微清醒了点时,场面已经乱的不行了,希太的强大就是魔密两党联手也根本拦不住。
再一次被希太压在动弹不得的戈辰身上被血液染红,显然吸血鬼的治愈力已经跟不上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希太刺穿月见。
怎么会让你得逞!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跑向月见,用力推开她,代替她被尖锐的利刃撕碎。
这一刻我竟然只感觉到了安宁,或许我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
身体开始沙粒化,从伤口开始。死去的吸血鬼只会化为沙土,连口棺材都剩了。
“不要,不要。”
月见一边哭着一边捂住我的伤口,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的消亡。
真是个爱哭鬼,从小到大都是。
我吃力的抬起手,勉强的擦了擦月见脸上的泪珠。
“不要哭了,月见。”
你应该替我高兴,因为我已为曾经犯下的错,赎清了……
白色的沙粒随着细风散落,剩下的只有生者痛苦的呼喊。

end

评论
热度 ( 11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