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不可

就是个懒鬼| ᐕ)୨fo注意

【朝耀】清影①

*ooc
*标题随意,我只是需要一个名字
*设定是清末时期,小倌耀×地主家的傻儿子眉毛
*只能抗住大背景_(:з)∠)_太细致的真的对不起
————————————
条约签订后,日不落人便开始展露出其强盗本色——
高价出售鸦片给清国的军队和百姓,所得的白银再以极其廉价的价格买入他们垂涎已久精美丝绸瓷器,只要看上的东西,物主就算不卖,随便编个理由乱棍打死物主,宝贝还不是变成无主之物。(要死,这段被我写的好怪)
在这样的大环境里,亚瑟作为日不落国第二批驻清人员来到清国。
亚瑟的父亲是日不落国某贵族的族长,作为不用继承家业的小儿子,亚瑟被打发到清国增加资历以便回国受封。
而早就被自己母亲养废的亚瑟表示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对于他来说,就是换个地方养老(?)而已。
“嘿,粗眉毛,我最近发现一个好地方,一会儿咱们一起去吧!”
趁亚瑟喝茶,阿尔弗雷德故意放轻脚步然后猛的一拍他的肩膀。
靠!
勉强忍住到嘴的脏话,亚瑟抽出口袋的手帕擦拭着身上的茶水。
真是无礼的家伙!明明也是贵族出身!
阿尔弗雷德是亚瑟童年好友,也是恶友,如果不是两家交情深他根本不想认识粗鄙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是个贵族公子!反而像个街边的小流氓!
“不去,要去自己去,一会我有事,没空。”
“什么有事!你的事就是在你花园里喝着红茶吃着司康饼然后看着你那本永不完结的书!”
阿尔不敢相信有人居然在青年时期就活出老人的生活来。
“对,就是这样,你有意见?”
“当然……不是,只是hero我身边没有亚瑟陪伴我真的不好意思去那个地方,啊~万能的亚瑟王,你就陪hero我去一趟吧。”多年相处,阿尔已经熟知如何对付眼前这个粗眉毛。
“咳咳,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吧,真没办法。”
【阿尔:๓计划通๓】
————
“……”
“诶,我们在门口站了好久了,再不进去就没位了。”
“阿,尔,弗,雷,德!”
亚瑟恼怒转身,脸上布满了尴尬与潮红,颤抖的指向面前那用衣着暴露的男人揽生意的褐色楼房。
“那是卖男人的地方啊!小倌馆啊!你这蠢猪!你现在是淫乱到连男人都不放过吗?”
他曾经那个纯洁到连梦遗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竹马居然在来到异国的两个月里学会了嫖男人!
“诶你在说什么啊,大喊大叫的多不符合你绅士作风。”
说罢,阿尔便不顾亚瑟的挣扎把他架进楼里。
——楼内——
“诶呀是外番人呐。”
“真是稀奇,他们不是都爱去街头的怡红院的么?”
“诶呀,人家愿意来不好么,听说洋人都狠大方呢。”
“头发真的是金色的啊,眼睛也是蓝蓝的,真是稀奇。”
“真年轻,不过两人长的很像啊。”
……
对于清国吃了败仗被迫割地赔款,这栋菊染楼内的小倌虽有耳闻,但是却不甚在意 ,进来这里的人不是迫于生活把自己卖给楼主,就是来买梦的恩客,只要给够钱,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未完
小对话*关于梦遗的那件小事
某日,在梦见不可描述之事后,起了个大早的亚瑟羞红着脸在后院洗刷刷。
阿尔遇见,嘲笑之:亚瑟你这么大个人还尿床,真笨!
亚瑟恼怒,回道: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在14岁还尿床!
阿尔不屑,回敬道:我上一年开始已经没有尿床了!(骄傲脸)
这不是什么可以炫耀的事好吗!
亚瑟:这是梦遗啦……(尴尬状)
阿尔:梦姨?这关梦姨什么事,我们这里有梦姨么?
亚瑟:你逃了卫生课对不……
阿尔:逃了又咋滴,老头上课太无聊了。
亚瑟:没我只是同情你的迈克老管家……
阿尔:同情他干啥,他烦死了好吧,每天给我看一大堆少女的画像。
阿尔弗雷德,琼斯家族唯一男丁,今天也是对女性毫无兴趣( • ̀ω•́ )✧。
迈克管家:少爷,只要不是男人,你带谁回来我都会很高兴的˚‧(づσ̴̶̷̥́ 口σ̴̶̷̀)づ·˚求求你快成为像弗朗少爷一样的人!
迈克·威尔,专业管家50年,今天也是为自家琼斯少爷操碎了心~

*少女我去补小倌文了,回见゚゚*\( ˆoˆ )*°゜゚°

评论
热度 ( 12 )

© 有何不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