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米耀】被藤蔓紧紧缠绕的人们(中)

*这篇被我写成流水账了跳过吧

*有没有哪个可爱的gn给点意见,阿尔的刀子到底谁拔好OTZ

*ooc注意

——

头盔之下,是一张雌雄莫辩的脸。

某年的★运会,阿尔那花痴的大姐将家中那台小电视霸占了整整一个星期。

“罗莎姐姐,我要看飞天小超人哇,你别再霸占电视了!”一旁的祖国花骨朵阿尔弗雷德不满的看着做出“天理不容”的事的罗莎:“你也好久没有陪hero玩了。”

“我的电脑借你,你自己玩。”罗莎抽出房间的钥匙,看都没看自己的弟弟一眼。

呀呀呀,hero我生气了!

趁自家大姐不注意,我们灵活的小胖子阿尔一下抢走沙发上的遥控器。

“啊啊,我的弗朗西斯啊啊,就快轮到他出场了,你这臭小子!”

死守了电视半小时,罗莎在将要见到梦中情人裸露的腹肌时,被阿尔胖手转到了正在播放男子击剑的频道。

电视里击剑运动员行云流水的动作吸引了正在揍阿尔的罗莎和正在挨揍的阿尔全部的注意。

我们年轻的选手——来自中|国的王耀,成功夺得本次★运会冠军!。

伴着解说员激动的声音,电视里的王耀脱下了护具,一头柔亮的黑发散落在肩上,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就这么暴露在观众视线。

晚上,琼斯太太回家,看见自家的小混世魔王抱着憨八嘎抱枕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么乖?

琼斯太太担忧的走到儿子跟前,摸了摸阿尔的额头。

没发烧啊。

“妈妈……”

“什么事亲爱的?”

“我想学击剑。”

“咦,妈妈以为你对美式橄榄球比较有兴趣诶。”

——

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

跟着王耀跑出去的阿尔,在复杂的地理构造的柯克兰学院迷了路,看着柱子上自己做的标记。阿尔感觉他下一秒一定会哭出来的!

“第三次路过这里了啊啊,难道hero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阿尔靠在石柱上,开始忍不住用头去撞击坚硬的石柱。

“真是个笨蛋。”

轻笑声惊动了阿尔,他转头,看到本该空无一物的走廊站着一个散发着圣光的人。

“哇靠,好粗的眉毛。”

“…真是无理的家伙

走那边,那里是去玫瑰园的捷径。”虽然不满,那人还是给阿尔指了路。

“额,真的吗,你不会是框我的吧?”穿着花哨的礼服又浑身散发着圣光,怎么看都很可疑啊喂!

“那你就在这里呆到死吧。”似乎是不满阿尔的无理,来人不想再和他说话,转身离开了。

“别那么小气啊,我就说说而已啊!”见那人要走,阿尔急忙跟过去。

虽然阿尔跑的很快,但是依旧还是跟丢了那个指路人。

呼呼,怎么个个都走得这么快啊!

随意的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珠,撑着墙的阿尔突然发现墙面有一块小小的松动。

一指摁到底,原本刻着玫瑰刻印的墙壁缓缓上升露出里面的升降梯。

阿尔好奇的走了进去,东摸摸西凑凑的打量着这台升降机。

居然连个摁钮都没有!要它有何用?

玫瑰刻印啊,白痴,戴在手上用它来升降!

看不过阿尔呆呆的蠢样,那神秘人的声音再次出手。

“哈哦,原来戒指的作用是这个啊。”

将戒指戴入无名指后,升降梯缓缓上升。

上至顶点,阿尔惊叹于从出口开始岩棉的无数的玫瑰花。

而玫瑰园中央,站着正在给花浇水的女孩,样貌与王耀有着八分的相似。

“你是谁呢。”女孩发现他,露出淡淡的微笑。

“hero我叫阿尔弗雷德,你呢?”

“我叫王春燕,你好阿尔。”

两人交换了名字过后便相对无言,尴尬的感觉盈满了阿尔全身。

“你和那个学生会长的王耀好像啊。”

“当然了,他是我的哥哥。”

“这一大片的玫瑰都是你在照顾吗?”

“是的。”

“真是厉害啊”

“因为这是我的玫瑰园啊。”

“春燕!”

王耀严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一问一答,他走到王春燕身边甩了一巴掌在她的脸上。

“不是叫你不要再来吗?为什么不听话!”

“别打自己妹妹啊!”

阿尔对王耀再多的好感也抵不过,王耀打女人的事实。

“我教训我的妹妹,与你何干?你是她什么人。”

扶起倒在地下的王春燕,阿尔对一脸不耐烦的王耀更加生气:“hero我当然是来保护公主的人了!”

“哦?”无意间瞥见阿尔无名指上的戒指,王耀露出残忍的微笑:“这就是你新找来的救星?呵。”

“春燕准备一下吧。”

从头到尾都没有意思反应的王春燕点了点头,将一朵黑色的玫瑰放在王耀胸前的袋子里。

“胸口的玫瑰被打掉就算输哦。”将一朵白玫瑰放在阿尔胸前,王春燕微微一笑。

然后,阿尔看到了只有在小时候动画片里才会出现的一幕——一把剑正从王耀胸口冒出,王春燕将剑拔出后放到王耀手里。

“额,这是魔法么?”

“你的剑呢?”王春燕好奇的看了看两手空空的阿尔:“没有的话,可以用我的哦。”说罢便将阿尔的手放到胸前。

诶诶?这非礼算谁的?

一把重剑浮在了胡思乱想的阿尔面前,他拿着剑,抱着不知道是不是昏过去的王春燕,一脸蒙蔽的看着王耀。

“别看着我,带上玫瑰刻印的时候你干嘛不考虑清楚。”

那不是用来控制升降梯的咩??

“这是婚约者后补的证明呢。”醒过来的王春燕蹭了蹭阿尔带着戒指的左手。

我怎么觉得我上了贼船??

更加蒙蔽的阿尔此时真是欲哭无泪。

那个粗眉毛果然不是好人!

——

“小阿尔看起来很迷茫呢~”

在玫瑰园对面的一栋大楼里,弗朗西斯和艾米丽正在利用望远镜偷窥玫瑰园里正在进行的决斗。

“我怎么觉得你很幸灾乐祸呢,弗朗西斯”

“哥哥我像是这么缺德的人吗,我这是心疼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亚瑟狠坑一把的小阿尔啊。”

“嘛,或许吧。”

“不搞定这两兄妹你我也出不去不是吗。”

“我是自愿被困在这里的,出不出去无所谓。”

“你是你但是哥哥我再不出去,外面的女孩子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你没执念你进得来,弗朗西斯,你的贞德你舍得抛弃了?”

“说好不提这个呢,艾米丽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那个,决斗开始了哦两位。”看着快要吵起来的两人,本田菊捏了一把汗。

——未完

又是两千字流水账啊啊!!怎么就控制不了自己呢!!

进不了主线好想哭

评论
热度 ( 14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