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主前组】在似水流年之中

*公元前意为主前,所以擅自把四古国和罗马帝国并称为主前组

*算是个脑洞,所以写的很跳

*抛书包很久了,有些历史细节记不清,错了请指出

*算国设吧?ooc,文笔渣渣

 

50fo感谢❤

 

 

 

 

——在那个年幼的年代——

“诶呀呀,真的出生了呀~”

“好久了,还以为不会成功呢。”

王耀刚出世还处在迷迷糊糊的阶段时,娇嫩的脸蛋便被人不断的蹂躏起来。

唔唔??这是怎么回事??

王耀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定睛瞧了瞧正在捏着他脸的短发女人。

“克里你别捏了,都肿了好吗!”

一旁额头上有颗肉痣的男人看不过去,急忙把王耀抱在怀里。

“好小气的释迦,捏捏都不可以吗?”

女人不满的嘟着嘴,双手抱胸:“等了那么久捏一下也不给。”

“好啦,你们不要吵架啦。”

看着两人又有吵架的趋势,一旁的充当背景板的卷毛男子急忙劝架,一吵就没完没了的,真是受不了。

“你们……也是国家?”

被释迦抱在怀里的王耀含着手指,好奇的看着热闹无比的三人。

“是哦,我住的比较远,叫克里奥佩特拉(埃|及)。”

“我叫边勒底,(巴|比|伦)。”边勒底掏出手帕擦了擦王耀脸上的口水:“别吃手指了,脏。”

“我呢叫释迦(印|度),就住你隔壁。”

三人:“欢迎你诞生于世,王耀。”

 

才刚出世没多久,王耀已经完全掌握了“跑”这项功能。

“克里克里,我来找你玩了。”

“说了多少遍,要叫姐姐啊!你这个豆丁!”

抱起王耀,克里奥佩特拉依旧忍不住蹭了蹭王耀还没消退的包子脸。

呜,真的好可爱哦~

 

“边勒底,你的子民在做什么呢?”

稍微长大一点后,王耀拜访了较近的巴|比|伦。

他趴在黄褐的城墙上,好奇的盯着那起的高高的塔状建筑。

“我的子民希望打破天空和人的距离,所以正在建通天塔呢。”

边勒底慈爱的揉了揉王耀的头,在王耀摸头太多会长不高的抗议下,害羞的干咳着。

 

 

“释迦,你念的到底是什么啊??听得我头好痛。”

“小耀你又不是猴子,怕佛经干嘛”

——向我深爱的你说声再见——

“阿耀,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就算背负着伤痛,带屈辱,你也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握在手中有着健康的肤色的手渐渐化为虚无,残留在指尖的温度连同温热的泪珠飘散在空中。

 

 

 

 

大厅内,某国家的化身正在不满的瞪着自家上司远道而来的贵客。

“耀殿下何不和凯撒殿下好好谈谈呢,这样子多累。”紧张的从属官掏出手帕不断的擦着额头上密布的汗液。

噢,伟大的罗|马|帝|国殿下您就不能不做那些传回国内都觉得羞耻的事吗?

憨厚的从属官一想到事情的起因就一阵内牛满面。

“该死的罗|马|帝|国!该死的你!快把拿了的东西还给我!你这个淫贼!”

看着翘着二郎腿一脸闲适的凯撒,王耀气不打一处来,手掌狠拍在厚重的桌子上,带来巨大的响声。

凯撒掏了掏耳朵,,朝吹胡子瞪眼的王耀眨了眨眼:“不要那么激动嘛耀,我都要走了,那个你就当给我的留恋嘛~”

“你拿什么不好非要拿那种东西,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王耀一想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人干了什么好事,晕红便蹭蹭的往脸上窜,气的。

“有着耀的香气的东西,贴身携带的话,就好像耀一直都在的样子呢~”

“大秦,你就算这么说我也不会饶过你的……”

……

“不和我说声再见嘛?”

返航的大船上,一对小恋人正在依依不舍的告别着。

凯撒看着还在闹别扭的恋人,在船员的起哄声中抱紧了王耀:“等我归来。”

“答应送我的犀牛角送到就够了,你人就不要来了。”

羞极的王耀推开凯撒,向他作了个鬼脸后跑开。

 

 

 

 

 

“你,你是凯撒的从属官?为什么会伤的这么厉害?!凯撒呢?”

“罗马帝国已经没有了,耀殿下…….”

凯撒的从属官一脸的疲惫,他掏出怀中早已破损的犀牛角,放在王耀手中:“殿下留下的只要这个了。”

 

 

 

 

“ve~小耀居然会睡着呢~好难得哦~”

不知何时睡着的王耀揉着泛着花的眼睛,将眼前笑的纯真的人与记忆中的某人重叠在一起。

“凯撒…….”

“小耀原来认识罗马爷爷啊?”知道王耀认识自己崇拜的爷爷,费里西安诺一脸的高兴。

“啊,我和你的工口爷爷也就是点头之交。”

“ve~好可惜,还想让小耀和我说说罗马爷爷呢~~”

“抱歉呀,意|大|利。”揉乱了费里的头发,良好的触感让王耀勾起了唇角。

 

 

 

 

 

——,在似水流年之中,我依然深爱着你

 

End

 

*题目与副标题均摘自莲花的《Don'tCry》就让少女我装装逼吧~~

*克里奥佩特拉是古埃|及艳后的名字音译的一种,边勒底是巴|比|伦的别称,古|印|度释迦是挑了佛祖的名字一节

*以上,感谢食用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