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米耀】狭路相逢(一)

想看的梗被太太写到真的是太赞了!

定西:

ATTENTION:



  • 故事发生在湄公河金三角流域


  • 国际刑警与中国情报员


  • 三观不正,刑讯逼供






阿尔弗雷德刚到金三角时,接头人是个中国人,大胡子,顶着头乱糟糟的长发,穿着当地人花里胡哨的衬衣,就算是那台敞篷的拖拉机也没给他丢面儿。阿尔弗雷德当时觉着吧,这家伙真酷啊,整一这么酷炫的车子在当地土路上开,牛的让人心生佩服。




“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我阿尔就行。”他这样跟那人介绍自己,顺便伸了个手。




那人一把握住,力气可不逊他,晒成蜜色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




“王耀,叫我康佳。”




阿尔弗雷德是国际刑警,这一次来金三角执行任务,接头的人只有王耀一个中国人,还不是和他一样的国际刑警,而是中国方面的情报员。这一次出任务已经与中国方面协商好,这位经验丰富的情报员将会带着他熟悉金三角的各种事物,为之后不久的行动做准备。




阿尔弗雷德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车窗半开着,金三角的天气湿润闷热,把他憋出一身汗来。他拉开自己的外套拉链,点了根烟抽,王耀坐到他旁边一脚踩下离合器,车刚开动的时候路颠得让他嘴里的烟都掉地上了。




“阿尔弗雷德,抓稳了,这条路不太好,颠得很,别撞到哪里了。”




阿尔弗雷德惊叹这个男人的英语水平,他的英语流畅得如同来自英语国家的人。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便被突如其来的颠簸震了一下,吓了他一大跳。




“我操。”




他骂了一声,王耀倒是早就预料到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样反而笑了。车颠得阿尔弗雷德胃里的液体直翻腾差点要吐出来,王耀看他似乎不太舒服,把车速放慢了些。




“真不耐操。”




王耀的一只手撑在车窗上,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路两旁是苍郁的丛林,但却可以从车上看见丛林中露出的星星点点的鲜艳颜色。




“那边是什么?”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问,“有点颜色,是种了些什么?”




“是罂粟。别忘了这里是金三角。”




王耀淡淡地说了句,阿尔弗雷德却猛地打了个颤。




“替代种植……推行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效果?”




“在金木棉倒是有很强的效果,但总有种的,不然毒贩子要怎么活?总得有原料,只不过种的少了些而已。”




“一提到金三角,就想到毒品,这次我是亲眼见着了。”




阿尔弗雷德不再说话,而是专心看着窗外的景色,并戴上了他随身携带的牛仔帽。




车子越开越慢,前方是一大片茶园。茶农正拿着簸箕,阿尔弗雷德朝里面望了一眼,里面装着满满的新鲜茶叶。




“诶,跟你说,我房子里关着一个毒贩的手下,今天抓住的,没抓到多久你就来了,还没审呢。”




王耀说这段话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看着外面绿油油的茶林发呆,长时间的颠簸让他昏昏欲睡。




“噢……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看能不能从他嘴巴里问出点什么,这个案子已经进入死胡同了。”




“行……以你为主吧,我有点累了。”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虽然困倦,但思维却异常清晰,车子还是道路上行驶着,只不过路况越来越不好,泥泞且狭窄。




“就快到了。”




王耀淡淡地说,阿尔弗雷德睁开几乎快要黏在一起的眼皮看了看外面,一幢两层的小楼已经慢慢地露出了轮廓,与当地人的房子没什么两样,一样的老旧,一样的简陋。




王耀停下车,阿尔弗雷德跟着他走进屋子里。四周空空的没多少摆设,倒是墙上贴了一墙的资料和图片,用各色的荧光笔画得乱七八糟。




“房间给你收拾好了,二楼左拐第一间就是,去里面睡一觉,辛苦你了。”




还好没戴多少装备,金三角各路势力复杂盘踞,武器廉价且精良,所有的武器装备都会在这里买,带着军械太麻烦,不灵活。




房间被收拾得很干净,而且很凉爽,不潮湿,也不觉得闷。阿尔弗雷德脱下衣服,摊开被子躺了下去,被子有点霉味,虽然晒过,但至少应该是放了很久,他倒也不介意,翻了身就闭了眼。




这是他在金三角睡的第一觉,刚开始时睡得还算好,后来越来越不安稳,总觉得耳边有沉闷的惨叫声和拳拳到肉的肉体击打声,他干脆起了床,披上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先是进了二楼的所有房间,里面堆放着一些干果和杂物,除了这些之外空无一人。他又跑到一楼,一楼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 ( 112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