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朝耀】默然

*就看电影然后脑补了一下的产物,是电影迷不是书迷,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若与原著相悖请当私设(毕竟没看过书( ˃̣̣̥᷄⌓˂̣̣̥᷅ )前提是不严重下)

以上,感谢食用

亚瑟陪同父亲来到某个据说很重量级的听证会。
不过由于不能参加会议,他被父亲安排在外面的凳子上并被要求乖乖的坐在那等着他。
等待的时间过分的漫长,他无聊的趴在窗边,随意的观赏着外面的风景。
耐心达到顶点时,他发现花园里那颗最大的树前站着一个赤脚的白衣小孩。
白衣小孩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树前一动不动,没有束缚的黑色长发随风微微的飘荡着。
亚瑟觉得有点奇怪,而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小孩背后有一个不停上蹿下跳的绿色生物。
那是什么东西啊?
即使是眯起眼睛依旧看不清,亚瑟决定跑到花园一探究竟。
“喂!你那是什么东西啊?”
亚瑟快速的跑到那孩子身后,恶作剧般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是护树罗锅,你吓到他了。”那孩子无比的淡定,并没有被那幼稚的举动吓到,倒是那绿色的生物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立刻从小孩的头顶藏了起来。
“你是男孩呀……”
听到男孩的声音后亚瑟有点小失望,但是又很快被那绿色的小东西转移了注意力。
“护树罗锅?是那种会开锁的魔法动物吗?为什么会跟着你啊?”
“大秦带我离开家时他舍不得我,就跟了过来了。”
“大秦?那是谁,啊,我好羡慕你呢,我也好想有一个护树罗锅,那样我就可以打开家里厨房的锁了。”
亚瑟一脸艳羡的看着男孩的护树罗锅,心里越发“痛恨”父亲锁厨房的绝情行为。
“大秦就是那个带着尖尖帽子一脸色眯眯的老头呀,你家为什么会锁住厨房呢?”
男孩歪着头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眉毛很粗的孩子。
“都怪爸爸啊……”
说起父亲的“罪行”亚瑟一脸义愤填膺,连眉毛都控制不住的上下浮动,好似他嘴里的父亲是剜人心血的罪徒。
“你真有趣。”
男孩苍白的脸因为大笑而变得红润,让整张雌雄莫辩的脸变得更加娇艳欲滴。
“你……真漂亮。”
亚瑟呆呆的看着男孩的笑颜,也咧开嘴跟着笑了起来。
“在你们这里,漂亮是可以用来形容男孩子的吗?”
男孩凑到亚瑟面前,金灿灿的瞳孔定定的看着亚瑟翠绿的眼睛。
“无论是你还是大秦费里都喜欢用漂亮形容我呢,在英/国漂亮也是可以形容男孩子的吗?”
“不,额,我……”
男孩凑的很近,亚瑟甚至能隐约闻到男孩滑腻的黑发散发出来的发香。
感觉像是喝醉了一样……
亚瑟迷迷糊糊的想,一双手慢慢的准备抱上男孩的细腰。
“小耀!你在这里呀。”
从天而降的肉磅炸弹砸碎了两人涟漪的气氛,王耀手忙脚乱的抱住从二楼跳下来的费里西安诺。
“下次请用别的方式登场呀,费里。万一接不住怎么办。”
王耀象征性的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屁股,假装生气。
“我们可以一起去霍格沃兹了,小耀你开不开心!”
“真的吗,太好了。”
亚瑟羡慕着两人那种亲昵的气氛,家中独子的他也渴望着有一个像男孩一样的伙伴。
“亚瑟该回家咯。”
亚瑟父亲揉着那颗令他爱不释手的金毛脑袋,准备带他回家。
“嗯……”
分别的时间比想象中快,亚瑟有点难过,搅着手指不说话。
“不去和伙伴告别吗,以后你们还要在一间学校上学呢。”
亚瑟的父亲向他俏皮的眨了眨眼。
“嗯!”
亚瑟跑到王耀面前,鼓着脸憋着气盯着王耀。
“我的名字叫亚瑟·柯克兰,今天很高兴能和你聊天,下次见!”

fin
附录
*柯克兰先生之所以开会会带上亚瑟是害怕自己不在家亚瑟的炸厨房天赋会吓到他的麻瓜邻居,妻子罗莎·柯克兰是个麻瓜炸也不会整栋楼都遭殃。
*亚瑟最后被分到格兰芬多,但总爱往有王耀的赫奇帕奇那跑,同一个学院的基尔伯德总是嘲笑“嫁过去”的亚瑟。
*王耀的护树罗锅名字叫阿尔弗雷德(开玩笑的)
*其实本章cp有伊耀(真的)
*学院所有师生包括亚瑟都以为默然者是王耀,但真正的默然者是费里。王耀会被凯撒带走是因为迪士尼公主的属性。

最后,再一次感谢食用

评论
热度 ( 27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