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丝路/牡丹莲】槐花树下(上)

*有点逻辑不通

村里的人都说是我带来了灾难,在一个冰冷刺骨的夜晚,村民们将我绑在一颗槐花树下,任由刮骨的风霜夺取我的性命。
————————
在王濠镜小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拿着小板凳坐在爷爷身边,听着从爷爷口中说出来的那个关于老屋那棵经常反季节开花的槐树的传说——

逃命的富家公子赛里斯饥寒交迫下遇到憨厚的村民大秦的故事。

他们相遇在槐树下,也在槐树下分离的故事。

那或许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因为每当他听爷爷的故事听的入迷时,路过的村民总会发出嗤笑的声音。

“那最后赛里斯有和他的大秦一起看槐花开吗?”

年幼的王濠镜歪着头好奇的看着外公,“您得告诉我这个故事的结局啦。”

“在那之后呀,赛里斯的仇家找上门来,大秦为了保护他的赛里斯失足掉下山崖了。”

爷爷摸着山羊胡子惋惜的道,“咱们家那棵常年开花的槐树就是赛里斯变的哦,为了能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心爱的人共赏花开。”

“哇哦!”

王濠镜为自己那棵宝贝槐树的来历感到惊奇。

“父亲!您又拿这些鬼故事匡濠镜!”

王濠镜的妈妈从屋里出来,不满老人总给自己儿子灌输写奇奇怪怪的东西。

“濠镜还这么小,您怎么能和他说鬼故事呢!”

王濠镜不懂母亲的激动,他想问问母亲,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你欲言又止的看着妈妈已经很久了濠镜。”

晚上,王母正在为昏昏欲睡的儿子摇着扇子,自家儿子欲言又止的神情,王母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爷爷说的那个故事其实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故事。”

王濠镜从母亲那里,听到了不一样的版本。

那赛里斯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他是因为在家乡闯下大祸才逃命到大秦所在的村子的。

村民们一开始就不欢迎这个外乡人,但善良的大秦还是偷偷的收留着他。

但是那赛里斯恩将仇报不单止诱惑大秦让他成为他的裙下之臣,而且在仇家找上门来的时候将他推入刀口而自己逃之夭夭。

村民们唯恐赛里斯再残害村中其他人,将他抓住之后把他吊死在一棵槐树下。

“所以,”王母安抚着看起来有点被吓到的王濠镜“那可不是你书上美好的童话故事,只是我们王家倒霉,有一棵死过人的树。”

★☆★☆★☆★☆★☆★☆★☆
母亲的故事并没有熄灭王濠镜对于自家那棵不正常的树的好奇。

这一次,他趁着母亲不注意跑到偏院,跑到那棵树下。

远远的看与凑近的看,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像入了魔一样,将手放在粗壮的树干上,细细的摩擦着树上填埋岁月的纹理。

“噗,那边的小孩不要乱摸啦,很痒的说。”

tbc

*懒太久几百字都写的快哭了嗷
*皇家钢琴的小甜饼写的好累,我需要换点刺激的(ớ ₃ờ)

评论
热度 ( 25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