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行

就是个懒鬼| ᐕ)୨fo注意

【米耀】红线1/2①

*ooc,对话大于描写,瞎几把乱涂乱画
*不知道大家接不接受这个设定啊啊
以上,感谢食用

从前有座山,

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小和尚,

天天……

“喂!耀,天天敲那木头你不腻么”

“噢,阿尔你又把门弄坏了。”

——————

大雨的降临让山中破旧的庙宇在黑夜中变得更加阴森。
风带着雨的冰凉吹入庙内,呜呜的风声吹进正中央坐着的小和尚耳边企图扰乱他的心智。

咚咚咚——

橄榄形的粗制木制锤敲打在做工同样粗糙的木鱼上,伴着小和尚一板一眼的诵读打破了某只妖恶劣的作弄。

见恶作剧被识破,妖有些不甘心,企图再做些什么打断那一下下敲打在他心里的木鱼响声。

他化作原形,毛茸茸的狼尾一下一下的来回扫动着小和尚的脖子。

“阿尔,你又调皮。”

小和尚圈住阿尔弗雷德的尾巴,撅着嘴不满的嘟囔:“你又打扰小僧修行。”

“敲敲敲,整日除了敲打木鱼你还会做什么。”

都快变成木鱼脑袋了。

“阿尔你忘啦?小僧还会念经呀”

小和尚露出傻笑,认真的回答着狼妖:“师傅临终告诫小僧每天都要好好念经为众生祈福,当时阿尔也听到的。”

那种东西我记来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撇了撇嘴,变作人形将整个人压在小和尚挺得笔直的后背。

“与其度化众生,王耀,你还不如度化英雄我一个。”

阿尔弗雷德朝王耀耳朵吹着热气,轻咬着他软糯的耳垂,手也不老实的扯着被王耀系的紧实的腰带。

“英雄我可是一只罪孽深重的妖啊,你度化了我估计就积够功德去找你那唠唠叨叨的老头子了。”

狼爪伸进王耀衣内,若有若无的抚摸过娇嫩的肌肤,停留在敏感的rushou周围划着圈。

“先生何不放下手中的经书与我共度人间极乐,那可是你那些无趣的经书给予不了你的。”

“阿尔,你应该叫小僧净空的,还有,你是不是又看那些奇怪的书了。”

王耀精准的捏住身后阿尔弗雷德毛茸茸的兽耳,搓揉着,一脸的平静:“你该好好看看经书洗一洗你脑袋里的污秽。”

噢,这个榆木脑袋!

再一次色诱失败的阿尔弗雷德再次化形变成毛茸茸的狼崽病恹恹的趴在王耀怀里。

“你师父不是说你尘缘未尽嘛,叫你俗名也可以的吧!”

“你总有一堆歪理,小僧说不过你。”

王耀晃着脑袋,脑后被扎得低低的辫子也随之摇来摇去,他乖乖的用一只手给怀里的大爷顺毛。

“阿尔,你不能总是这样打扰小僧修行啊。”

而回答他的,只有阿尔被伺候舒服发出呼噜声。

第二天,难得先于王耀醒来的阿尔弗雷德对小和尚把他当取暖器抱在怀里的姿势表示满意。

他化作人形,把小小的王耀圈在怀里舔舔咬咬。

后醒的王耀则是在铜镜里惊讶的发现自己脖子又被山中的蚊子咬了。

正当阿尔弗雷德在餐桌前无聊的等着早饭时,远处传来熟悉的气息让他意味不明的怪笑。

“小耀,英雄我有事出去一下,你记得留饭给英雄啊!”

“哦,别去打架噢!”

————————
距离王耀的小庙两个山的山顶上原本满是苍翠的茂密的竹林。

却在刚刚一场压倒性的打斗中被夷为了平地。

阿尔弗雷德厌恶的擦拭着手里不小心沾到的血渍,蔑视

的看着眼前不断咳血的短发少年。

“咳咳,阿尔弗雷德,你快把大哥还给我!”

少年吐出嘴里的血沫,被打断的双脚让他只能仰视着眼前施暴者。

“尊者要找大哥回天上去找,找我做什么。”

“混蛋!你这一世还是不肯放过我大哥吗!已经是第六

世了,他再不回去就永远回不去了!”

少年瞪着一脸无所谓的阿尔弗雷德,恼怒的大喊:“大哥

五世皆被你挖心而食还不够吗!”

少年的话像是触碰到阿尔弗雷德的禁忌,他猛的掐住少

年的脖子,脸上全是回忆起过往剜心之痛的狰狞:“当初他捏

碎我金丹打断我妖骨就应该想到今天不能归位的结

局,挖他心不过是利息罢了,我还要扒了他的皮,抽他

的筋,喝他的血以泄我心头之恨!”

“如果不是你率妖魔两界攻上神山以致我神界重要神陨落大半我大哥怎么会做的那么绝决,到底不过是你自

己种下的孽果罢了!”

过往与王耀的种种加上眼前少年不怕死的嚷嚷让阿尔弗

雷德双眼变得赤红,捏住脖子的力道不断加深。

王耀就是因为你们才不愿意放下神主的位置和我走

的!

如果不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

“狼王请手下留情,杀了勇洙只会让兄长强制觉醒!”

眼见阿尔弗雷德快要掐死勇洙,藏在暗处的王濠镜立马

现身制止。

“哼,王濠镜看好你的兄弟,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阿尔弗雷德像是扔垃圾一般将勇洙甩开,警告的瞪了僵在原地的王濠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好不容易等阿尔弗雷德离开,王濠镜立刻将不知道死了没有的勇洙从石缝拉了回来。

“喂,死了没有啊。”

“咳咳,托福!我还活的好好的咧。”

看着死撑着挺直腰杆的勇洙,王濠镜有种“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的错觉。

“大哥的金丹还没拿回来,强制觉醒对大哥没有好处,你以后就别玩这种把戏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也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