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人送外号be狂魔fo注意

【all耀】会者定离

1.

王耀很小的时候就和父母隐居在离城镇很远的竹林里。

他的父母皆是当世闻名的铸剑师,之所以会在竹林住下,也只是因为看腻了俗世凡尘。

王耀一直很崇拜自己的父母,决心也要成为一个不跪权贵的了不起的铸剑师。

而他的父母听到自己儿子这么可爱的梦想也笑着摸着他的头夸他可爱。

噢,他才不要被爹娘说可爱,男孩子应该说帅气!

王耀嘟着嘴,爱娇的扑到娘亲怀里。

2.

山中生活虽然悠然自在,但对于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太枯燥了。

一日,无聊的王耀跑到后山,滚了几圈让干净的衣物和脸彻底的弄脏以后舒服的躺在早已被压焉的草坪里。

快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王耀感到脸上痒痒的,他睁开抗议的眼皮,看向不停摸他脸的人。

那打扰他睡觉的人一身黑衣,因为附身擦着他的脸,那血色的瞳孔就这么撞进他眼里。

可能是王耀过于迷糊的样子取悦了那一身黑衣的男人,男人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噗,小生不是故意吵醒你的,只是你的脸太脏了。

男子掩唇笑着执着的将王耀脸上的土渍擦干净,“小生是楚王陛下派来求当世名剑的使者,名曰葵。请问干将莫邪住在此处吗?”

“你认识我爹娘!?”

3.

葵不愧是前来求剑的使者,那张了得的嘴迅速的将王耀一切信息套了出来。

当王耀蹦蹦跳跳的将人带回家时,正好撞见出来寻找儿子的莫邪。

“娘!有人找你和爹爹!”

看到母亲,王耀立刻挣开葵牵着他的手,扑入莫邪的怀里。

“怎么弄的这么脏。”莫邪温柔的为王耀擦干额头的细汗,抬头看向葵,“好久不见,葵。”

“好久不见,莫邪。”

4.

那个在他脸摸来摸去的男人是爹娘的朋友,只是爹娘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待见他。

缩在一旁当鹌鹑的王耀惴惴不安的看着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骇人神色的爹爹。

谈判没过多久葵就离开了,只是不知为何娘哭的很伤心。

5.

第二天起床王耀没有发现自家爹亲。

之后任凭他起的再早也没有再见到……

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