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拖稿斯基

一个有着一点点恶趣味的人

【好茶家族】距离

*关于小香最近又闹别扭的衍生,虽然国设但只有恋爱,我是坚定的一个天朝的拥护者

*省拟是私心

*对话大于描写

*ooc,瞎写一通


以上,感谢食用



最近的联|合|国会议王耀的位置都由王京顶替着。

在亚瑟在第三次对上王京的笑容心中莫名发毛后,他决定立马去香|港找王嘉龙。


赶到香/港已是傍晚,忙活了一天的亚瑟松了松束缚了脖子一天的领带,走进王嘉龙屋子。

屋子里奉王耀之命过来送温暖的王粤正在对王嘉龙进行激烈的批评。

觉得不是进去好时机的亚瑟通过窄窄的门缝偷窥着里间两人的对话。

“我就不明白你了,怎么老是想着搬出去住。”

“......”

“嘿!你居然还说脏话,是不是那海苔眉教的。”

“......”

“行了我会和先生说的。”

喂喂,好好叫人家名字啊这位先生!还有你们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堂堂大英|帝|国居然偷听!”

对声音极为敏感的王粤没有错过细微的挠门声,猛的把门打开,没有丝毫防备的亚瑟对王粤行了一记“大礼”。

王粤:(广式尴尬.JPG)

王嘉龙:(港式冷漠.JPG)

粤:“额......爱卿平身?你和先生平时都是怎么玩的?”



为了避免接下来的冷场,王粤先行告退,临走时对亚瑟露出了与今天王京一样看着瘆得慌的微笑。

“你们家怎么都爱笑的这么奇奇怪怪的。”

“......”

“拜托说人话”

“京哥估计是看着你就烦,阿粤可能是因为看着你就想到弗朗西斯吧。”

“......算了,找你不是为了纠结这个。最近你怎么又和小耀扛上了。”

“啊...就是因为那样啊...”

“就是怎么样啊!臭小子,明明就得到了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一切却一直往外推,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初不知道是谁在我面前叫嚣着一定会回大哥身边,好不容易回到了,而现在却总想着离开,你说你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嘉龙捏紧杯子,被头发遮挡住的眼睛渐渐盖上一层阴郁的浓雾。

大概是如果我只是“弟弟”的话,“爱人”就当不了了啊。

亚瑟,你总说羡慕着我与那个人的接近,却从来不知道我一直羡慕着你,嫉恨着你,你,你们才是最接近那个人的存在啊!

“行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天色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你你现在是赶我走吗!你这臭小子,你就这么对你前监护人的?!”

“我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大哥明天不会来的,他明天要去晓梅那里。”

“咳,才才不是为了见他才来的,我是来问你意思的,你真想一个人过我可以帮你。”

“你要这么做,在门口录音的王粤会立刻冲进来把你片成生鱼片。”

“咦?”

“你以为大哥真的放心我?他可是把王粤王琼给叫到我这里来看着我了。”

“!!”

“你等着大哥得空收拾你吧,傻子。”

言口言rz


end



*附录一:香语

香:......

粤:好吧,这事我答应你


香:......

京:放心,大哥没生气(应该说习惯了?)


香:......

琼:是吗,好喝吗,我还带了很多椰子哦


眉:所以??你们到底怎么沟通的???


*附录二:桂&粤&胡子

“喂喂!!你是金鱼佬吗!!小桂是女孩子啊!!拜托你穿上衣服啊!你这个变态胡须佬!!”


评论 ( 4 )
热度 ( 130 )

© 咚·拖稿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